<label id="tjrhv"><track id="tjrhv"><menu id="tjrhv"></menu></track></label>
<progress id="tjrhv"><track id="tjrhv"></track></progress><dd id="tjrhv"></dd>
      <dd id="tjrhv"></dd>

      <dd id="tjrhv"></dd>

      向西 “為服裝人找到了一個家”:西四環紡織服裝產業園

      發布時間:2021-11-17 08:19:42
      編輯:
      來源:河南商報
      字體:

      就像鄭州汽配市場聚于花園路,建材家居市場盛于鄭汴路,食品市場一路向南延伸,鄭州服裝產業亦有聚集帶。除了主做商貿批發的火車站商圈外,就是西四環紡織服裝產業園——這里集中了逸陽、婭麗達、夢舒雅、渡森等生產銷售型服裝企業,亦有泰陽、光大、元通、錦藝等紡織類企業。

      大大小小幾十家服裝產業鏈上的舞者,構筑了河南絕無僅有的服裝商業王國。

      鄭州服裝企業的城中村“蝸居”時代

      用如今的眼光回頭打量,平平無奇的2006年,在鄭州紡織服裝史上卻是一個特殊年份。在這之前,鄭州女褲還零亂散布在各個城中村,靠租賃村集體用地度日。

      趙孫立帶著婭麗達幾十號員工,蝸居在南三環佛崗新村7000多平方米的加蓋樓上。這是趙孫立以每畝3000多元的價格,從村里租下的8.3畝地。自2003年非典期搬來后,僅經營2年多,趙孫立便感覺到了用地的窘迫,而且“整天搬家不是個事”。他萌生了買地、擴大廠房的想法。

      駐馬店西平漢子陳勇斌,帶著夢舒雅3200多名員工,扎營在高新區。場地是他花了30萬元租的村里用地,一開始租了28畝,后來擴張到60畝,還是不夠用。他依然清晰地記得,2006年夢舒雅的年銷售規模在8000萬元至1億元,這是當時他跟歌力思創始人夏國新聊天時報的數字。

      逸陽的掌門人劉濤,偏居在滎陽的一個城中村。陳勇斌向頂端新聞·河南商報記者回憶,跟著市政府領導去尋劉濤時,下起大雨,通往逸陽工廠的小路一片汪洋,汽車被迫拋錨。

      渡森男裝創始人侯建超則置身在老家新密草崗村。他租了20多畝地,建成了能容納一千多號工人的廠房。他能從新密800多家作坊式的服裝廠里脫穎而出,實屬不易,可是老鄉隨意的勞作習慣、受限的生產規模,都在撩撥著他走出去的野心。

      戈洛瑞絲創始人趙志純,也曾在紡織大世界附近的城中村董寨租下過門面房,生產銷售女褲。

      無產權的村莊用地、臟亂差的生產條件、散落四方的產業布局,給正待破繭而出的鄭州服裝產業戴上了一個金箍。

      13家服裝企業簽約搬入西四環

      2006年,喚醒鄭州服裝業的那個人出現了。2005年,夢舒雅、婭麗達、逸陽、戈洛瑞絲等接連出擊國家級服裝展會;當年8月,鄭州12家品牌女褲企業在人民大會堂開發布會,一舉叫響“中國女褲看鄭州”口號。

      鄭州媒體做了一篇《鄭州女褲驚艷京城》的報道,引起時任省委書記徐光春的注意,他做出了“應趨勢而上,打響鄭州服裝業品牌,打造鄭州褲業之都”的批示,徹底讓鄭州女褲喜提“熱搜”。

      鄭州以年產2億條化纖女褲的規模,超越服裝高地廣州、杭州,占據全國半壁江山。然而,與之不相匹配的是鄭州女褲企業散亂、不成體系的布局。

      品牌發展、產業擴容,呼喚頂層設計的關注。為落實省委領導批示精神,鄭州市加快棉紡織企業改制、整合、提升步伐,以規劃產業布局為先導,以建設產業園區為載體,全力推動紡織服裝產業加快發展。

      終于,2006年鄭州市政府謀劃在西四環布局13平方公里的紡織服裝產業集聚區。幾乎數得著的服裝企業,都接到了中原區政府的招商橄欖枝。

      接到入駐邀請的趙孫立,心情忐忑地敲響了二七區委書記的門,他實在沒底氣說出要搬離二七區的話。可是領導站位高、格局遠,趙孫立吃了定心丸。

      侯建超也在猶豫,因為他同時接到了新密和鄭州中原區的兩份邀請。一邊是老家在建的省級服裝園,一邊是50公里開外的鄭州市區。等侯建超下決定時,西四環紡織服裝產業園只剩兩家空地名額,緊趕慢趕,渡森趕上了入駐末班車。

      奧法羅男裝則是西四環園區建設時新成立的品牌。三個股東是河南人,在張家港運營著紡織服裝產業,實力雄厚。他們瞄準西四環紡織服裝產業園招商良機,拿下12畝地,籌建奧法羅。這個避開C端的企業,早期依靠外貿出口和貼牌代工,一年最高做到三四千萬元的營收。

      2006年的那個夏天,13家零散布局的服裝企業在政府感召下,徹底結束兵荒馬亂的租客生涯,以產業帶的面貌闖入全國服裝產業的中心舞臺。自此,鄭州服裝行業邁入西四環紡織服裝產業園、火車站服裝批發市場、二七服裝加工中心多區域鼎立時代。

      “為服裝人找到了一個家”

      事實上,除了服裝企業扎堆布局外,同一時間前后,更有紡織企業以及輕紡類批發市場在該區域落定,沿西四環自北向南,與服裝園區一起,組成了鄭州乃至河南規模最大的紡織服裝產業集聚區。

      落地于此的生產型紡織名企,有泰陽紡織和光大印染。

      這兩家紡織企業來頭不小。鄭州泰陽紡織有限公司由鄭州三棉有限責任公司改制而來。2006年1月,陷入低谷的三棉更名為泰陽紡織,于西四環拿地446畝,開啟煥新之路。入駐西四環紡織服裝產業園后,承擔了國民記憶的泰陽紡織完成了漂亮轉身。頂端新聞·河南商報記者從中原新區管委會獲悉,泰陽紡織年銷售收入達18.4億元,利稅總額3.5億元,是不折不扣的實力名企。昔日王者走向復蘇。

      鄭州光大紡織印染有限公司同樣實力不俗,在2006年前后出口額達到了1000萬美元。

      片區內的貿易型紡織類批發市場,名氣更大,這其中不得不提元通紡織城和錦藝國際輕紡城(后變更為汽車后市場)。

      西四環周圍尚是莊稼地和斷頭路時,信陽人姜克生拿下了一塊地,后將部分區域賣給了同樣出身輕紡的商業巨頭錦藝集團。兩家聯手,各自開發,借助批發市場外遷政策東風,分別于2015年4月開業了元通紡織城,2015年11月開業了錦藝國際輕紡城。

      2013年年底,河南紡織界的標志性市場鄭州紡織大世界外遷,元通、錦藝以及南三環的錦榮國際輕紡城三家加入搶人混戰,一時間成就了紡織業三足鼎立格局。

      彼時,享受距離優勢和歷史產業積淀的西四環,被外界看好,也自信地喊出了打造“中西部最大紡織服裝產業基地”的愿景。

      事實上,元通和錦藝也在此次外遷激戰中受益良多,贏得諸多紡織商戶的信任。只不過,兩家沒能贏到最后,元通陷入資金困局、錦藝撤掉輕紡業態是后話。

      15年,彈指一瞬。當初基于政府引導下組建的產業園,在歷經5000多個漫長日夜后,已成長為河南首屈一指的紡織服裝產業帶。

      在回憶15年前的那一幕時,河南省服裝行業協會會長李剛這樣向頂端新聞·河南商報記者陳述,“當時冒著政策風險,以低于市場價格的土地政策,在土地資源緊張有限的情況下劃出一大片土地,建紡織服裝產業園,實行了特事特辦,為服裝人找到了一個家。”(頂端新聞·河南商報記者李興佳見習記者李守)

         原標題:向西 “為服裝人找到了一個家”:西四環紡織服裝產業園

      >更多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最近更新
      www.zcbjqc.com 中國項目城網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友鏈交換 - 網站統計
      Copyright© 2014-2017 中國項目城網(www.zcbjq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2020036824號-1 未經過本站允許,請勿將本站內容傳播或復制.
      聯系我們:562 66 [email protected]
       
       
      综合色区亚洲熟妇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