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tjrhv"><track id="tjrhv"><menu id="tjrhv"></menu></track></label>
<progress id="tjrhv"><track id="tjrhv"></track></progress><dd id="tjrhv"></dd>
      <dd id="tjrhv"></dd>

      <dd id="tjrhv"></dd>

      沒能追上絕味反被煌上煌趕超 周黑鴨業績三連降

      發布時間:2021-04-02 08:54:37
      編輯:
      來源:北京商報
      字體:

      沒能追上絕味反被煌上煌趕超,周黑鴨鹵味行業地位一降再降。4月1日,周黑鴨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受疫情影響客流下降、部分門店關閉等是公司2020年業績下滑的主要原因。

      在業內人士看來,周黑鴨的總部設于武漢,受疫情影響較大。不過,2020年之前周黑鴨已經出現連續兩年業績下滑的情況,并希望通過啟動特許經營改善局面。如今,不但業績再次下滑,還被煌上煌反超,周黑鴨能否守住當前市場份額成為擺在其面前急需解決的問題。

      業績低迷

      財報顯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周黑鴨總收益約為21.82億元,同比減少31.5%;凈利1.51億元,同比下降62.9%。其中2020年上半年周黑鴨甚至虧損超4000萬元。

      伴隨業績下滑的是周黑鴨的總銷量和采購單價出現不同程度下降。數據顯示,2020年周黑鴨總銷量2.58萬噸,同比2019年的3.59萬噸下滑28.13%。不僅如此,周黑鴨每張采購訂單的平均消費額從2019年的62.18元,下降到60.67元,同比下滑2.43%。

      對于業績大幅下滑,周黑鴨在業績報中稱,“主要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致使零售門店(尤其是華中地區)客流劇減,銷售量下降。隨著2020年下半年疫情好轉以及對門店網絡的優化調整,經營狀況有所恢復”。

      周黑鴨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疫情期間,湖北地區以及交通樞紐受到的影響較為嚴重,而這些地區是公司戰略布局重點。此外,疫情期間陸續有近千家門店關閉,華中生產中心暫停生產活動長達49天,這些因素導致全年營收受到較大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周黑鴨的業績下滑不僅是2020年。財報數據顯示,自2018年以來,周黑鴨已經連續三年出現營收、凈利下滑。數據顯示,2018-2020年,周黑鴨凈利潤分別是5.4億、4.07億元和1.51億元,同比下降分別為29.1%、24.56%和62.9%;營收分別為32.12億元、31.86億元和21.82億元,同比下降1.15%、0.79%和31.5%。

      公開資料顯示,周黑鴨成立于1997年,2016年11月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主板上市,是一家從事生產、營銷及零售休閑熟鹵制品企業,主營業務為鹵鴨、鴨副產品、鹵制紅肉、鹵制蔬菜、鹵制家禽及水產類等其他產品。

      被煌上煌反超

      與周黑鴨營收、凈利下滑不同,另一家鹵味上市公司煌上煌在2020年實現營收凈利雙增長。數據顯示,煌上煌2020年1-12月實現營業收入24.36億元,同比增長15.09%,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82億元,同比增長28.04%。

      值得注意的是,從周黑鴨和煌上煌近幾年業績來看,此次煌上煌不管是營收還是凈利潤方面都反超了周黑鴨。

      財報數據顯示,2017-2020年周黑鴨營收分別為32.49億元、32.12億元、31.86億元和21.82億元,煌上煌則分別為14.78億元、18.98億元、21.17億元和24.36億元;周黑鴨凈利分別為7.62億元、5.4億元、4.07億元和1.51億元,煌上煌則為1.4億元、1.73億元、2.2億元和2.82億元。

      從數據可以看出,2020年之前,周黑鴨營收和凈利均高于煌上煌,不過,近兩年兩者之間的差距逐漸縮小。

      除業績被煌上煌反超,從市場份額來看,周黑鴨鹵味“二哥”地位也岌岌可危。有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休閑鹵制品行業內前五大鹵制品企業分別為絕味食品、周黑鴨、煌上煌、紫燕及久久丫,市場份額合計占比僅19.23%,其中絕味和周黑鴨、煌上煌分別占比8.6%和3.32%、3.15%。

      在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看來,周黑鴨被煌上煌反超的主要原因是受直營模式制約帶來門店擴張乏力,規模上的差距造成周黑鴨業績和地位一退再退。

      與煌上煌、絕味的“直營連鎖+加盟連鎖”模式不同,在2019年開放特許經營前周黑鴨一直是自營模式。受此影響,周黑鴨在門店數量上與煌上煌差距甚大。數據顯示,2020年周黑鴨總門店數1755家,此時的煌上煌已經擁有4627家專賣店,是周黑鴨的兩倍之多。雖然絕味食品還未公布2020年業績,但從2020年上半年數據來看,2019年6月末,周黑鴨有1255家門店,相比絕味10598家的門店數,還不到絕味的12%。

      押注特許經營

      被周黑鴨寄予希望的特許經營能“救場”嗎?這大概是市場甚至周黑鴨自己迫切想要知道的問題。

      在意識到直營模式掣肘后,曾拒絕任何形式加盟的周黑鴨在2019年8月的中期報告中首次正式提出將利用特許經營模式。2019年11月,周黑鴨與銘和食品完成首批特許經營商簽約,周黑鴨開啟了加盟模式。自此,周黑鴨的店面將不再只是直營店。

      周黑鴨雖有意通過改變經營模式來提振業績,但效果卻有些不盡如人意。財報顯示,2020年周黑鴨自營門店營收14億元,而特許經營只有1.4億元,僅占總營收1/10。

      “周黑鴨之所以開放特許經營后未能有顯著地提振業績效果,一方面是由于布局時間晚;另一方面是面臨供應鏈短板。”在業內人士看來。

      從行業競爭來看,在門店擴張上,留給周黑鴨的空間和時間都有限。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底,煌上煌已經擁有4627家專賣店,其中直營門店345家、加盟店4282家,銷售網絡覆蓋了全國26個省或直轄市、235個地級市。而絕味食品的1萬多家門店幾乎覆蓋了全國各個省份。

      從自身來看,供應鏈是周黑鴨需要解決的一道難題。據悉,周黑鴨采用的是中央工廠模式,集中生產+全國配送。目前,周黑鴨有5個工廠,其中江蘇南通工廠在今年1月28日才正式投產,四川工廠尚處于在建狀態。“該工廠預計在2022年投產。”周黑鴨相關負責人透露。

      反觀絕味食品的供應鏈體系,多基地生產+當地配送,方便向各個地區的門店送貨。目前絕味已在全國范圍內建立了20多個生產基地,能夠做到當日生產、當日送達。即便是煌上煌,在全國也有六大生產基地。

      “毫無疑問,開放特許經營是周黑鴨加速規模擴張的捷徑。但周黑鴨‘集中生產+全國配送’的供應體系,導致其配送時間較長。而加盟擴張將引發一個新的問題——產能供應不足。”快消新零售專家鮑躍忠表示。

      對于未來的發展規劃,周黑鴨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未來周黑鴨將把加速特許門店拓展和提升門店質量作為兩大抓手,從消費端、供給端和零售端三個方面出發,全面推動數智化運營,加大投入,促進互聯網O&O渠道的發展”。

         原標題:沒能追上絕味反被煌上煌趕超 周黑鴨業績三連降

      >更多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www.zcbjqc.com 中國項目城網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友鏈交換 - 網站統計
      Copyright© 2014-2017 中國項目城網(www.zcbjq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2020036824號 未經過本站允許,請勿將本站內容傳播或復制.
      聯系我們:508 063 [email protected]
       
       
      综合色区亚洲熟妇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