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tjrhv"><track id="tjrhv"><menu id="tjrhv"></menu></track></label>
<progress id="tjrhv"><track id="tjrhv"></track></progress><dd id="tjrhv"></dd>
      <dd id="tjrhv"></dd>

      <dd id="tjrhv"></dd>

      花房集團港交所遞交招股書 商譽減值拖累大股東

      發布時間:2021-11-19 13:52:18
      編輯:
      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
      字體:

      旗下擁有“花椒直播”和“六間房直播”兩大直播平臺的花房集團,于10月25日向港交所遞交了招股說明書,擬于港交所掛牌上市。

      公開信息顯示,花房集團專注于在線社交娛樂領域,擁有從直播到一系列多面音視頻社交網絡產品及服務的多元業務組合,旗下共有三大平臺,即移動端旗艦產品花椒、PC端旗艦產品六間房(包括移動端六間房直播、石榴直播及花房直播)以及在海外運營的HOLLA集團旗下的國際產品。

      目前來看,國內的直播平臺以游戲類直播為第一梯隊,主要為斗魚直播、虎牙直播和YY直播,其中虎牙和斗魚已于美股上市。而第二梯隊則是以秀場為主的泛娛樂直播,花椒直播、映客直播和六間房均屬此類。其中,映客直播已先行在港交所上市。

      在營收和業績表現上,花房集團報告期內營收維持著持續增長態勢,而經營活動所得經調整凈利潤也從2019年實現扭虧為盈后實現持續增長。不過,相較光鮮的營收和凈利潤,《紅周刊》記者發現,花房集團資金面緊張的現實是不容忽視的,自2019年實現經營現金流凈額為正且達到4.47億元后,2020年又大幅下滑至1.86億元,這背后或與其人力成本持續居高不下有關。

      收入類型單一,人力成本高企

      花房集團在招股書中稱,其幾乎所有的收入均來自于購買及向主播打賞虛擬物品及購買其他直播產品。這意味著,如果公司想要實現收入增長,大概率上只能著眼于用戶和主播數量的持續增長。

      然而從上述兩個指標來看,花房集團的情況是不容樂觀的。截至2021年8月31日,花房集團的注冊用戶雖然達到3.7億,但花椒直播報告期內的月活用戶卻分別為4100萬、2360萬、2720萬、2950萬,這意味著三年時間花椒月活下降了1150萬戶,2020年月活用戶僅為2018年的66%。

      在主播數據上,平臺活躍度的下降則更為明顯。據Pingwest品玩報道,在2017花椒之夜頒獎盛典上,花椒聯合創始人、副總裁于丹宣布,花椒用戶突破2億,用戶覆蓋500多座城市,月活接近4000萬,活躍主播1500萬,打賞流水超50億。但招股書卻稱,截至2021年8月31日,花椒注冊主播已經下滑到1010萬名,有20萬名平均月活躍主播,如此的數據變化意味著,現有數據和 2017年宣稱的數據存在著至少三分之一的差距,而活躍主播差距即使考慮到宣傳需要,也是存在著相當大的差別。

      為了維持自己的主播,花房集團報告期內付出的成本也是水漲船高。據招股書,公司絕大部分銷售成本是其直播服務與主播打賞的收益分成,這對花房集團的成本結構產生了直接影響。2018年~2021年1~8月,主播成本分別為14.87億元、19.20億元、24.46億元及19.56億元,分別占同期收益總額的74.6%、67.8%、66.4%和66.1%,如此的占比不可謂不高。

      或正是對主播成本支出的居高不下,導致公司的盈利水平在報告期內一直處于較低的水準。僅從營收數據看,公司在2018年~2020年實現營收分別為人民幣19.93億、28.31億、36.84億,扣非后歸屬母公司股東凈利潤方面,公司2018年虧損1.89億元,2019年、2020年分別實現盈利1.9億元和3.39億元,攤薄后凈資產收益率分別為-77.17%、5.45%和-74.83%。

      大股東投資花房集團遭遇重大浮虧

      值得一提的是,若不考慮非經常性損益影響,公司在2020年錄得虧損金額高達15.25億,從背后原因看,主要是公司對此前重組時的六間房進行了大額商譽減值計提,而正因六間房資產的縮水,其大股東宋城演藝同樣在2020年年報中對花房集團的長期股權投資計提了巨額減值準備。

      花房集團和宋城演藝的關系要追溯到2018年。當年6月,宋城演藝發布公告稱,旗下全資子公司北京六間房科技有限公司與花椒直播的運營主體北京密境和風科技有限公司進行重組。

      此次重組,六間房作價34億元人民幣,花椒直播作價51億。重組后,花房集團投前估值不低于85億元。截至目前,宋城演藝在花房集團中的持股比例為37.06%。六間房成立于2006年,宋城演藝在2015年以26億元人民幣價格收購了其100%股權。

      從重組前后的估值變化看,在重組之初,宋城演藝在六間房上的股權投資是有一定浮盈的。然而時隔三年后,宋城演藝2020年報卻顯示,根據宋城演藝對花房集團長期股權投資所做的減值測試來看,其賬面價值已經縮水為34.4億元,可收回金額為15.78億元,因而對這筆長期股權投資計提了超過10億元的減值準備。

      也正是此次巨額計提,上市十年有余的宋城演藝出現了上市以來的第一次虧損,虧損金額高達17.52億元。宋城演藝在年報中表示,自2020年后,北京花房科技的經營業務不再納入母公司的合并范圍內。

      行業監管趨嚴

      成長空間或有限

      重組后的花房業績未達預期,從行業發展的角度來看,并不能完全歸咎于自身的。相對于斗魚、虎牙等第一梯隊的游戲直播平臺,由于花房集團的定位屬于以秀場直播為主的泛娛樂直播,其在直播內容深度和廣度方面天生就要弱于有獨家游戲內容直播的游戲直播平臺,也不存在明顯的不可替代性。

      而這個弱點在短視頻平臺出現之后就更為明顯。快手、抖音等短視頻平臺的興起,不但搶走了直播平臺用戶的時間,而后直播功能的更新對花椒和六間房而言更是替代關系而非互補關系,這進一步加快了花房集團旗下產品用戶的流失速度。

      僅就用戶數量來看,截至8月31日,公司累計約有3.72億注冊用戶。同期平均活躍用戶只有5990萬名。換言之,活躍用戶數量僅占整體用戶的六分之一,這根本無法與月活上億的短視頻平臺相抗衡。

      即便如此,花房對于這部分活躍用戶似乎也并沒有善加對待,據新浪旗下黑貓投訴平臺數據,在其上存在的72條投訴中,多數為充值未到賬,無故封號等理由,而回復數量與處理數量均為0,很顯然,這些用戶是在官方客服未能妥善處理之后才到第三方平臺投訴的。由此觀之,花房集團對于其用戶的售后服務仍存在一定的欠缺。

      當然,這也并不意味著花房集團就毫無優勢可言。今年前8個月,花椒和六間房付費用戶的留存率分別為78.8%和66.1%,這是很高比例的付費用戶留存率。但這種高留存率,很大程度上是依賴打“擦邊球”的方式獲得的。

      據天眼查數據,2020年到2021年間,花房集團共收到過三次行政處罰決定書。而其緣由均為旗下直播平臺“低俗直播”或打色情“擦邊球”行為。而隨著國家對于直播行業的相關法規不斷出臺,這方面受到的監管會日漸趨嚴。而這類事件在以秀場直播為主的六間房和花椒等平臺發生在所難免。在此前提之下,花房集團的業務因直播內容導致的合規風險,亦將成為制約其成長性的重要因素。

      附圖 花房集團所受行政處罰情況

      圖源:天眼查專業版

         原標題:花房集團港交所遞交招股書 商譽減值拖累大股東

      >更多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最近更新
      www.zcbjqc.com 中國項目城網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友鏈交換 - 網站統計
      Copyright© 2014-2017 中國項目城網(www.zcbjq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2020036824號-1 未經過本站允許,請勿將本站內容傳播或復制.
      聯系我們:562 66 [email protected]
       
       
      综合色区亚洲熟妇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