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tjrhv"><track id="tjrhv"><menu id="tjrhv"></menu></track></label>
<progress id="tjrhv"><track id="tjrhv"></track></progress><dd id="tjrhv"></dd>
      <dd id="tjrhv"></dd>

      <dd id="tjrhv"></dd>

      《獵狐》劉奕君 漫步人間路 成就他的不只是那場哭戲

      發布時間:2020-05-11 13:54:17
      編輯:
      來源:新民晚報
      字體:

      在《獵狐》中扮演王柏林

      在《偽裝者》中扮演王天風

      在《遠大前程》中扮演張萬霖

      《橙紅年代》中演聶萬峰

      《瑯琊榜》中扮演謝玉

      《扶搖》中扮演齊震

      那一晚,《獵狐》在東方衛視大結局,劇中所有做壞事的人都得到了應有的懲罰,而一切壞事的始作俑者“王柏林”也甘愿回國自首,在飛機上,他靠著舷窗,望著也曾為之付出過青春的故土,潸然淚下,五味雜陳……演員劉奕君這段讓觀眾動容的“哭戲”,登上了熱搜。

      教材版哭戲

      原本和王鷗的對視,劇本里是沒有的,是劉奕君“臨時起意”,和王鷗商量后,征得導演同意加上的。劉奕君說,應該讓“王柏林”和王鷗的人物關系在結局時有個交待。至于頭靠舷窗的哭戲則是劉奕君“蓄謀已久”的處理,后來,就有了如今觀眾們津津樂道的他與王鷗的那場回頭對視,也有了上熱搜的哭戲,不少網友說,這是“教材版”的哭戲。“這是一場無聲的懺悔,每位觀眾可以感受到此刻不同的王柏林。”劉奕君說。

      劉奕君從拿到《獵狐》劇本的第一天起,每天都在琢磨戲。“你們去看我抖音,就會發現,我這個人平時挺喜歡和大家交流。”劉奕君說,“可是一到片場,我看上去有點嚴肅,甚至有時候別人和我說話,我也好像沒有聽到,因為在拍攝現場要注意力高度集中。”所以,他才在熒屏上成功塑造了各種各樣的人物形象——《偽裝者》里的王天風,《瑯琊榜》里的謝玉,《遠大前程》里的張萬霖等。

      在劉奕君眼中,有時候所謂的“好人”與“壞人”,只不過是劇中的對立面罷了,“我想他們首先都應該是一個真實的人,真實的人,總是善惡并存的。正派身上也會有缺點,反派也會有人性。”所以,就像“王柏林”一樣,劉奕君給觀眾帶來的這些壞人,可恨之余,也有可惜、可嘆之處。

      劉奕君還提醒觀眾,除了注意一下那場“哭戲”,還可以發現他在劇中忽胖忽瘦,“我原本想讓這個人物形象看上去豐滿一點,所以刻意讓自己胖一點,但是胖起來就容易控制不住,所以拍攝的時候又時常控制。”

      漫步人間路

      究竟為什么如此喜歡演戲,劉奕君自己也說不清,“也許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現在想來,可能和小時候喜歡看書有關。”

      生長在西安的劉奕君,父母都是搞地質工作的,工作之余,劉奕君的父親是一個書迷,家里的書鋪天蓋地。經常,爸爸和劉奕君各自捧一本書,看得津津有味,“男孩子嘛,那會除了《紅樓夢》有點看不進去,其他的小說,可以滿足我的一切幻想,行俠仗義,飛檐走壁。”后來,83版《射雕英雄傳》來了,《上海灘》來了……十幾歲的少年覺得,原來表演可以成全他對書中人物的臆想,每次“浪奔,浪流……”的旋律響起,劉奕君恨不能戴上禮帽,穿上風衣,飄著白圍巾漫步在上海灘。

      17歲那年,他和西安老鄉張嘉譯一起,考進了北京電影學院。他原以為,天之驕子將開始一段轟轟烈烈的表演生涯,可是命里注定,要他讀萬卷書,更要行萬里路,從象牙塔走進出租屋,去體味人間冷暖。

      如今,他竟也喜歡上一個人背包漫步旅行的感覺。“來上海,我會一個人去城隍廟逛一天,吃點小吃,看場電影,搭一班地鐵再回去。”劉奕君說。在歐洲拍《獵狐》時有兩天休息,他又一個人背上包坐上4個半小時的大巴去看看悠遠的小鎮風情。在旅途中,他遇到了一個日本老人,風燭殘年依然在周游世界,“也許有一天,我會扮演這樣一個落寞的老人,土灰色的衣服,灰白相間的頭發,眼睛卻不失對世界的好奇!”

      讀過的書,走過的路,見過的人,點點滴滴劉奕君都把它們化在戲里。

      相逢在酒中

      必須要單獨說一說劉奕君走出大學校園后的那段時光,因為那是一段彷徨掙扎的歲月,稍有不慎就容易放棄追夢的勇氣,難能可貴的是,他沒有放棄。

      1991年,劉奕君大學畢業,按照規定,他回到了原籍西安。“所有和電影有關的人和記憶我都留在了北京。那是一個連BP機都還沒有的時代,所以回到西安時,我和電影徹底割裂了。”劉奕君說。每天,他會去租錄像帶,把老師上課提到的所有的經典影片,像是戈達爾、庫布里克的片子全部找來不停地看,看片的時候,他仿佛覺得自己還在校園里,可是推開門,依舊一臉茫然,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下定決心,劉奕君回到了北京。慢慢和失聯的大學同學建立了聯系,和同學一起去見組,“留下張照片,就是給自己留下個機會。”時隔二十多年,劉奕君還記得,“再次回到北京拍的第一部戲是《中國武警》,演一名有名有姓的武警戰士,會飛針絕技。”

      就像如今對《獵狐》的王柏林一樣,一直以來,無論什么樣的角色,只要答應了出演,劉奕君都十分珍惜,仔細揣摩人物,認真打磨。一次次尋覓中,劉奕君邂逅了大學時曾經合作過的王文杰導演,后來又遇到了《瑯琊榜》的導演孔笙,他們都非常欣賞劉奕君對表演的執著。“在我走來的路上,有很多貴人幫助過我,感恩。”

      難熬的時光中,緊握的拳頭給了劉奕君成功的力量,2016年,劉奕君因為在《偽裝者》中的出色表現,提名了白玉蘭獎。第二年,劉奕君和張嘉譯在大學畢業20多年之后合作了一部戲《臥底歸來》。閑暇時分,他和張嘉譯在一起喝酒,彼此都知道,走到今天很難,相顧無須多言,盡在酒中…… 本報記者 吳翔

         原標題:《獵狐》劉奕君 漫步人間路 成就他的不只是那場哭戲

      >更多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www.zcbjqc.com 項城網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友鏈交換 - 網站統計
      Copyright© 2014-2017 項城網(www.zcbjq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8025786號-39 未經過本站允許,請勿將本站內容傳播或復制.
      聯系我們:508 063 [email protected]
       
       
      综合色区亚洲熟妇p